7月下旬,意大利最炎热的时候,热那亚全队前往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区海拔600米的小镇巴特黑灵(Bad Hring)进行集训。但是主教练布莱辛没有带上所有人,一部分球员已经被告知:他们不在俱乐部新赛季计划中,需要自己寻找下家。

但这一批球员只要合同还在身,就是热那亚无法直接抛弃的。同时,热那亚还有义务为他们提供符合职业球员要求的训练条件,包括教练组,他们不去山里,谁来带这些弃将?塔索蒂。

塔索蒂的整个教练生涯一大标志就是辅佐名帅。他在AC米兰辅佐过安切洛蒂、莱昂纳多、阿莱格里、西多夫和因扎吉,直到2015年才离开;之后又在乌克兰国家队辅佐舍甫琴科5年之久。2021年欧洲杯后塔索蒂随舍甫琴科离开乌克兰队,11月份舍瓦得到了意甲球队热那亚的召唤,塔索蒂又随之成为热那亚副帅。热那亚当时为保级挣扎,舍甫琴科教练组未能改善成绩,在1月份集体下课。

由于当初热那亚和舍甫琴科教练组签订的是直到2024年6月的合同,下课意味着解职,但除非俱乐部提前支付合同剩余金额,舍甫琴科教练组绝对不会接受提前解约。这是欧洲足球的行规,也影响了欧足联、国际足联、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类似合同纠纷案件中的仲裁——如果没有严重的理由(例如雇员违纪情节恶劣),只有付完合同全款才能解约。

在不同国家存在一些细微的操作差异。例如在英格兰,教练们喜欢和俱乐部提前达成违约金条款,金额是否超过合同剩余价值需要看被解职时合同剩下的时间,好处是一旦被解职,俱乐部就必须立即支付违约金。在意大利,俱乐部通常会极尽所能避免支付剩余金额,采取的办法就是继续按照合同对下课教练(组)支付薪水,允许他们去和别队谈判执教。教练(组)往往会担心赋闲太久失去市场价值,一旦和别队谈成,必须和原俱乐部解约,这样原俱乐部就可以避免支付剩余薪水,或者是以打折的方式达成分手费协议。

既然热那亚还在支付薪水,如果热那亚发出召唤,雇员就有义务完成合同里规定的工作。塔索蒂和原舍甫琴科教练组的两名成员——体能师阿扎林、比赛分析师诺琴蒂尼,一起组成教练组,在热那亚的训练基地为弃将们提供训练安排。在布莱辛率领大部队从奥地利返回以后,塔索蒂等三人又被打发回家了,说得正式一些,是再次“回家待命”。

一个趣点是,舍甫琴科和热那亚的合同也是2024年6月结束,为什么舍甫琴科没有被召回呢?这是因为舍甫琴科的合同里写的工作职位是“一线队主教练”,既然布莱辛是主教练,舍甫琴科就不可能回归。倒是如果布莱辛带队出现危机,热那亚不想再格外寻找新帅,他们有权利召回仍在领取薪水的舍甫琴科担任主帅。

这是另一个值得中国足协领导学习领会的地方。例如这次输得毫无颜面的前女足主帅布鲁诺仲裁案,当时中国足协在让其下课的时候试图让布鲁诺转岗为技术专家和顾问。很多年前,中国足协曾经以这样的方式对待过首任洋帅德国人施拉普纳,但时过境迁,随着国际体育法律法规的越发精细,这样的操作已经不可能被允许。

也就是说,足球教练员的身份特殊性得到了保护,雇主没有权利让其从事规定职位之外的工作,试图这样做就是违约。这种保护,和认可球员受雇佣身份的特殊性、保护其合同全部金额的出发点是一样的。一个名帅,如果因为受雇于一个财大气粗的金主,老板不满意了就随便安排他去从事别的职位,等于是毁掉其教练生涯。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