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计划是聊聊今年 B 站跨晚的那些「梗」——前两年的跨晚,二次元、怀旧和站内流行的各种小众文化齐飞,别说刚注册 B 站的新人或者慕名而来的「中年人」,即使是混迹 B 站多年的 lv6,没有弹幕和百度的加持,也很难「get」所有的梗。

但今年实在没有科普的必要。跨晚的内容全面向潮流文化靠拢,大部分时候都是中规中矩的流行歌手,中规中矩的舞蹈、舞台剧,只在周深、马克西姆、原神和其他一些藏得更深的角落里,才能看到 B 站的影子。晚会直播的弹幕,也看不到太多前两年的科普和共鸣——当然从好的方向来看,「为什么都是日文歌?」、「为什么要播这个?」的弹幕,今年也少了许多。

还有两个主持人的过场,看似变得简洁、高级,但却失去了前两年朱广权、撒贝宁、陈超这批人主持时把自身段子手、凡学梗玩到烂的「B 站味」。忽略掉那几个玩烂的干杯、三连梗,一场晚会看下来,说是哪家卫视的跨晚主持一点也不违和。

与 BML 这种定位二次元文化的活动不同,跨晚是 B 站破圈的象征,拥抱主流文化本身没有问题。在 2019 年和 2020 年,B 站的做法更像是把二者巧妙的融合,二次元这种亚文化以更大众的方式呈现,流行文化、传统文化则用与 B 站文化结合的方式呈现。最终呈现出一台多元化的跨年晚会,这很 B 站,也很稀有。而在今年,更像是一种切割,只把主流文化更容易接受的留在跨年晚会。

站在大众的视角,很难说对于今天的 B 站,这样的做法是正确还是错误。从数据来看,11 点左右跨晚直播间的人气值就突破 3 亿,热度还要在 2020 年之上(巅峰人气值约 2.5 亿);晚会结束后微博热搜也冲到 10 名左右,觉得好过几大卫视的人还是占了多数。

但对于 B 站老用户,显然从情感上不太容易接受。早上 8 点打开跨晚回放的评论区,大约积累了 1000 条评论,大多数熬着夜看完跨晚,熬着夜评论的都是那些 5 级、6 级的老会员,我读了一遍长评和顶到前排的短评——「失望」、「不如前两年」、「舞台高级但质量下降」……算是 B 站「老人们」最常见的情绪。

想了想,决定记录一下今年 B 站跨晚那些「留下的」和「消失的」东西,也算缅怀一下失去的青春。

犹豫了一下「」和「二次元」哪个应该放在第一个,想了想,应该还是。

有首歌叫《干杯》,这首歌的名气在的流行歌曲中可能都排不进前十,但在 B 站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众所周知,B 站有一个用了八年的 Slogan——「(゜- ゜)つロ 干杯~bilibili」。尽管 2020 年 B 站更新了 Slogan,但在此之前,干杯早已和投币、三连、弹幕一样,是 B 站文化的符号之一。

2019 年和 2020 年跨晚,都是压轴出场,陪伴成千上万的 B 站用户度过新年的最后一天。很多人一年只听一次《干杯》,但在过去两年,这首歌都是 B 站年轻人们,在那一年里听的最后一首歌,以及新一年的第一首歌。

今年和腾讯音乐合作,在视频号播了跨年演唱会,开起直升机、挖掘机、游轮玩到飞起,还拉来了周杰伦;同时「分身」到湖南卫视跨晚,连线献唱《突然好想你》和《干杯》。

(注:李谷一的《难忘今宵》是春晚跨年的常驻节目,因为《干杯》,又有 B 站李谷一之称。)

广义上的二次元指的是所有 ACG 文化相关的东西,狭义上的二次元,指的是日本传入国内的动画、漫画、Cosplay、宅舞、偶像等日本宅文化。

这里的消失主要说的是狭义上的二次元。2019 年自不用说,2020 年跨晚二次元内容已经有所收敛,但至少能记住的还有虚拟偶像,几位 UP 主的京都动画主题曲混唱,动漫神曲《天使的行动纲领》,AKB48 SH 唱的《公主连结》、跳的书记舞……

陈一乐演唱《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图片来自 2020 年 B 站《最美的夜》跨年晚会

今年反正是一个都没有剩下——哦对了,今年在李延亮和谭伊哲的乐器 battle 里,中间有两段火影和海贼的 BGM,当然,是没词的。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今年再没有人发「为什么一直唱日文歌」的弹幕,也再不需要 B 站老用户用带着「优越感」的语气告诉他们——「这就是 B 站」。

周深在 B 站出名,源于在 BML 上唱的那首惊为天人的动漫主题曲《Unravel》。但时至今日,出于 B 站的需要,在跨晚上再想听他唱日文歌显然已不现实。

2021 年跨晚周深的第一首歌《可它爱着这个世界》,据说是周深为了致敬动漫《夏目友人帐》创作。高潮发生在这首歌的中场,周深哼了一段《夏目友人帐》第一季结尾曲《夏夕空》的旋律,只有大约 10 秒钟,没有一句歌词。

一瞬间弹幕仿佛回到了 B 站原有的样子:有人科普这是什么歌,来自什么动漫,也有人许愿想听周深唱《夏夕空》。在周深出场前的 10 分钟后和之后的半个小时,大部分时候弹幕刷的都是好看、好听、XX(艺人名),感觉就像是在某奇艺和某迅视频。

第一首歌结束,新的舞台开始升起的间歇。「别升个舞台,打个灯光就开始尖叫,」周深对全场尖叫欢呼的观众说:「见点世面吧,朋友们!」

不知道是事先排练过的,还是现场太放松随口而发。这些话不太偶像,但很 B 站。说完的一瞬间现场和弹幕都在笑。但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很多人笑完了就哭出来了,这场跨晚的活动里,能和我们这么说话的朋友,也只有他了。

虚拟偶像洛天依的母公司禾念,2018 年底就被 B 站收购,这个最受中国 Z 世代喜爱的虚拟偶像,过去两年一直是 B 站跨晚的 C 位:超华丽的出场,一流的嘉宾同框。不少 B 站老粉丝等了一晚,就是为了等洛天依出场的那 10 分钟。

但还是有点奇怪,洛天依 2021 年又是献唱冬奥,又是登上春晚,人民日报、共青团这些官媒也是好评如潮,俨然成为了主流文化与年轻文化的桥梁。今年没在跨晚出场,或许和一样,只是被其他卫视抢走了吧。

说马克西姆被留下有点奇怪,这个克罗地亚钢琴王子是第一年来 B 站跨晚,何谈留下?

但这话没毛病,钢琴这种不太跨晚的表演项目,已经成了 B 站跨晚的一大特色,比如 2019 年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惊艳全场的《海德薇主题曲》(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主题曲),2020 年郎朗的《漫威英雄永不落幕》。

从这一点来看,马克西姆很好的完成了前辈们的传承。第一首《野蜂飞舞》把马西克姆在中国观众中最闻名的「手速」,展现得淋漓尽致;第二首《出发吧!汽车人》(变形金刚主题曲),不论舞台效果还是 IP 的经典度都不输给 2019 年和 2020 年。

赛博坦人大黄蜂表达对地球音乐家马克西姆音乐的高度赞赏 图片来自 2021 年 B 站《最美的夜》跨年晚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表演变形金刚是致敬今年开始运营的北京环球影城。节目中,大黄蜂、擎天柱和大反派威震天相继登场,威震天最后出场,和环球影城里那个冲上热搜的威震天演员一样话痨,但刚说了两三句话,就被现场的导演打断,说「我们录制下一个节目」。节目效果拉满。

看到有个给了 2021 年跨年晚会 2 星的评论说,1 颗给工作人员,1 颗给马克西姆。

戴上灭霸手套指挥的赵兆老师 图片来自 2020 年 B 站《最美的夜》跨年晚会

今年马克西姆演奏的时候,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不是钢琴家本身,而是乐队的伴奏。仔细一回忆,想了起来,今年没看见赵兆老师。

赵兆是 2019 年和 2020 年 B 站跨晚的音乐总监,2020 年指挥乐团和中国古典音乐家吴彤老师(注:演奏中国古代乐器笙)对线的画面,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赵兆老师和吴彤老师的「商业互吹」 图片来自 2020 年 B 站《最美的夜》跨年晚会

今年没看到赵兆本人,也没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晚会的各种名单里。去他的微博看了一下,赵兆转发的是自己在湖南卫视跨晚现场的照片。

这三个 IP 的节目,准确来说应该都是今年第一次出场,不过他们背后有一个共同的标签:国产二次元 IP。《原神》是游戏,《灵笼》、《时光代理人》是 B 站出品的国漫。

白鲨 JAWS 乐队演唱时光代理人主题曲 图片来自 2021 年 B 站《最美的夜》跨年晚会

去年和前年也有不少的国漫和国产二次元游戏的 IP 登上跨晚,比如 2019 年的《镇魂街》、《哪吒》,2020 年的《仙剑》。

国漫和国产二次元游戏这两年快速发展,这是好事,也能理解 B 站想要发展国产二次元的决心和必要性。但多少留一点空间给 B 站喜欢日系二次元的用户,这种包容,难道不是 B 站一直强调的社区文化吗?

结合上面那张图,今年能把 EDG 夺冠这个重要的回忆,留在跨年晚会,B 站应该也付出了不少的努力。

B 站 2020 年出品的大型网综《说唱新世代》第一季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也让说唱文化彻底融入了 B 站。

说唱和脱口秀有点像,这种亚文化自带冒犯属性。为了让说唱节目可以更好地与 B 站跨晚需要的主流文化融合,今年赵辰龙、法老、TangoZ、沙一汀等几位 Rapper 联袂演出的两个节目,都是偏向主旋律的歌曲。

但对我来说,还是 2020 年跨晚,新成立的厂牌与腾格尔一起,给广告金主元气森林做的 Rap 广告歌,留下的印象更深。

但他们与 B 站的关系,其实有一个共同的标签:郎朗、葛平、腾格尔,都是 B 站鬼畜区最受欢迎的素材,每个人都身背几条百万千万级播放的鬼畜视频,也因此成为了 B 站最受欢迎的明星艺人。

2021 年跨晚也邀请了很多明星:许嵩、凤凰传奇、张艺兴、薛之谦、郭采洁……幸运的是,他们都和鬼畜区没太多关联。

也许这只是个巧合,毕竟今年作为影视经典 IP 代表拿出来的《让子弹飞》,之所以能成为 B 站播放最高的电影,也是因为被做成了鬼畜视频广为传播。

冯提莫连续三年出场,已经算是 B 站跨晚的保留节目了,毕竟当年花大价钱签下来,合同有效期内肯定还是要她上场的。

冯提莫刚签进 B 站时,我还关注了一段时间,看她学习日文歌,学习宅文化,学习 B 站文化,可以说是非常努力的在尝试把自己与 B 站融合。

只是今天来看,入驻 B 站 2 年多的时间,粉丝不到 300 万,一共发了 100 多个视频,平均播放大约 40 万上下,签约冯提莫的效果,想必没有达到 B 站的预期。

作者郑玄看完今年的B站跨晚,盯着电脑屏幕想到凌晨两点,不知道写点什么。最初的计划是聊聊今年B站跨晚…

文 大娱乐家今年,TikTok真可谓无处不在。根据追踪互联网流量的云基础设施公司CloudflareInc 的数据,…

今天(1月1日)是神舟十三号乘组在轨飞行的第78天,也是中国航天员首次在太空跨年,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燃财经出品作者冯晓亭赵晨希编辑邓双琳“相互宝将于2022年1月28日停止运…

文|《财经天下》周刊韩玛西编辑|冒诗阳严监管下,挖矿仍以隐蔽的方式存在着“现在国内的矿工三分之一…

雷达财经出品文李亦辉编深海近日,彭博社消息称,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正在寻求处置所持社交平台微博…

马斯克在回应一条关于“目前有936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的推特时称,如果历史可以借鉴,那么大…

2022年元旦来临之际,国家航天局发布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从遥远火星传回的一组精美图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